0 1分钟 3月

陌念的脸白里透着红,因为顾遇年的手搭在她腰上……

陆晨宁咬牙,“我不会抬的。”

男人懒懒散散的嗓音,“以为不抬,大家就认不出来是谁了吗?”

陆晨宁心道不好,要是他跪在地上的姿态被顾遇年拍了发出去,他的脸还要不要了,他还在不在云城混了?

绝对不能这样被拍上去,于是陆晨宁赶紧慌乱的抬脸起身。

其实顾遇年还是给陆晨宁留了一些面子的,他等陆晨宁半起身站着,抬着还有巴掌印的脸望向镜头,伸出的手也不知道是想遮挡镜头,还是遮挡镜头下那张他的脸的时候。

按下了拍照见,于是陆晨宁眼神惊慌失措,气质全无狼狈至极的第一张丑照就这样被存在了顾遇年的手机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顾遇年!别给我得寸进尺!”

“我跟日后可以不用见了。”

从陌念的角度可以看到顾遇年把图片上传,在这样紧张万分,陆晨宁随时都会扑上来生咬人的关键时刻。

顾遇年冷静有条不紊的编辑好了谁可见的分组,然后发送了出去。

陆晨宁扑过来要抢手机了.

岸边 慵懒睡姿

顾遇年突然看向陆晨宁身后,一脸认真,“陆爷爷。”

“爷爷对不起我马上跪好。”

陆晨宁二话没说,转身回去扑通就跪在了原地,精准的竟然一点都没有挪动位置,真真是原来那个位置,误差精准到可以圈到毫米。

好一会,头顶并没有陆老爷子的声音。

陆晨宁抵着的头猛地抬起朝后一看,他身后哪有什么陆老爷子,都顾遇年骗他。

陆晨宁咬牙,作势就要起来,他的手指着顾遇年,“我今天不打死我不信陆!”

这个时候楼梯想起陆老爷子苍老却中气很足的嗓音,“小晴?小晴在哪儿?”

半起身的陆晨宁再次跪了下去。

陌念觉得好笑的突然笑出声,她都替陆晨宁觉得脸疼。

管家回答陆老爷子,“叶小姐说吃了饭心里闷,在阳台透气。”

“好,我去找她。”

陆老爷子走过客厅,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他跪了两三个小时,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一滴还带着伤的孙子。

陆晨宁:“……”

看来以后他在这个家是彻底没有地位可言了。

顾遇年低头在看评论,陌念也凑过去扫了两眼。

纪清阳:‘哎呦,哎呦,这是谁,我怎么有点不认识了?’

陆晨润:‘怎么不喊我回去?’

纪清阳恢复陆晨润:‘们感情这么好?’

陆晨润回复纪清阳:‘那当然了,我爷爷打我哥,怎么能少的了我在一边鼓掌呢。’

许亦楠:‘……’

许亦楠:‘这么精彩,今天没去陆爷爷家吃饭,真是可惜了。’

余承之:‘的确是可惜,我今天还路过陆爷爷家呢,早说啊,方向盘一打我就去了。’

陆晨宁:‘顾遇年不想死的话把照片给我删了!’

顾遇年抬眸,陆晨宁正满是怒火的和他对视,那副模样像是要把顾遇年生吞或活撕了。

顾遇年唇角微扬,低头打字。

然后陆晨宁就看到一行字,气得他差点把手机砸了!

陌念:“……”

顾遇年这样嚣张,真的不会被打吗?

他好坏啊,可是陌念有些想笑和喜欢是怎么回事。

顾遇年:‘谢谢大家的评论,发这张照片主要是恭喜我们陆少,他当爸爸了,他媳妇儿怀了双胞胎。’

纪清阳:‘哎呦卧槽?’

陆晨润:‘等等让我缓缓,我哥什么时候背着我在外面有女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余承之回复陆晨润:‘怎么还生活在2G时代,从延边回来也要跟得上时代行吗?哥有女人都好几个月了,怀孕不意外,就是这双胞胎,呵呵,看不出来啊陆少战斗力这么可以。’

许亦楠:‘我的儿媳妇是不是有着落了?’

陆晨宁回复许亦楠:‘滚!这个腹黑男人的儿子能好到哪去,我有女儿也绝对不嫁给儿子,滚滚滚!拉黑!”

许亦楠回复纪清阳:‘要不努力点?女儿不是的没关系,是周小姐的就行,让我儿子也体验一下入赘豪门的感觉?我儿子说他不想努力了。’

纪清阳:‘……’

陌念这才终于知道路车宁说许亦楠腹黑是什么意思,瞧瞧这话讽刺的,技术含量太高了,的确是腹黑到了一定的境界。

‘我倒是没有意见,就是不知道儿子她妈妈会不会有意见?我哪天见到她跟她商量一下,提前预定打个招呼看怎么样?’

纪清阳隔了好一会才回复许亦楠,估计是在心里骂完了人才来打字。

陌念一看着反击,就暗自给纪清阳竖了一下大拇指,这是个高手。

许亦楠果然认怂了,回复纪清阳,‘刚才是我助理拿着我的手机,已经被我狠狠的训了他一顿,怎么能这样跟说话。他说他错了,请求的原谅。’

这是陌念见过最傲娇的求原谅了。

顾遇年唇角勾了起来,他将手机放在一边,看向陌念,“我们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这样低的嗓音,这样满眼都是她的眼神,谁能抗拒呢?

陌念当即就被迷得没有了自我,她点头,“好,我们回去。可下午没有事情吗?公司不用去吗?”

“不用管。”

他看着陌念,样子就仿佛在告诉陌念‘不用管,都没有陪重要’。

陌念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陆晨宁却抬眸,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到了顾遇年的脸上,他好像看透了什么一样,目光了然,唇角挂着浅笑。

盛蓝湾。

陌念站在房间,她看到顾遇年把她抱到卧房,她的脸有些红,“下午就没事了吗?”

“嗯,我打算睡觉。”

毕竟昨晚没有睡好。

顾遇年站在衣帽间,他打开衣柜准备去拿衣服,陌念有些踌躇的站在原地。

好似还有些紧张。

衣柜里的一排睡衣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挂满了一整个人衣柜的情趣睡衣,让顾遇年的眉心狠狠的跳了一跳。

这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