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这么想?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黎越铠条件确实很好,她的舍友亦然,但董眠条件也并不差啊。

她强调:“不是,是越铠真的很好。”

高韵锦叹气。

说到底还不是没信心。

“那以后打算怎么办?和唐一玥还是一个宿舍的,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会尴尬吧?”

“我不爱说话,没事的,而且我下个学期就要出国留学了。”

一年半后再回来,一切就能好了吧?

高韵锦点头,“也好。”

董眠和高韵锦谈完就回来了宿舍午休。

还没走到门口,宿舍里就传来了李涵的声音,“一玥,刚才和校草在食堂里用餐都说了什么?好像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董眠后退了一步,顿在原地。

马尾辫黄裙花季年华女生

“聊一些公司上的事。”

里面传来了唐一玥的嗓音。

“公司的事?在学校也聊公事?”

“嗯,因为新的项目问题挺多,越铠是这个项目的决策者,他现在还要上课,我们只好在学校谈了。”

“听起来专业的样子。”

“我还在初学阶段,越铠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李涵赞叹,“原来校草这么厉害啊?这么说来们以后就能有聊不完的话题了,大家学一个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话题多,容易聊得来。”

唐一玥笑而不语,一会后有感而发:“现在新项目做起来了,工作也忙了很多,以后下午放学后都要回去公司加班,过两天还要出差,我这几天已经有点吃不消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现在想想,越铠也挺不容易的,他的工作任务比我重多了,可他却熬过来了。”

李涵没想到唐一玥对黎越铠已经这么了解了,心里越发妒忌。

嘴上说的话,却越来越甜,“没事的啦,以后有帮他,他的担子会轻很多的。”

唐一玥一愣。

很想跟她说她和黎越铠只是合作关系,还够不上谁帮助谁。

但是她还没说话,杜芸晴就扯了扯李涵,不悦的说:“李涵,说这些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而已,怎么了?”

杜芸晴瞥了眼唐一玥,安静的转身回去了自己的位置。

唐一玥感觉得出来杜芸晴的脾气是耍给她看的,她一脸莫名其妙。

李涵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寝室里刚安静一会,她又问:“咦,小眠呢?怎么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

说话时看了眼唐一玥。

杜芸晴也坐不住了,起身出门找董眠,这时董眠也踏进了宿舍的门。

杜芸晴松了一口气,“去哪了?”

“和高师姐下楼聊天去了。”

杜芸晴看董眠脸色没什么不对,便放心了。

董眠拿起被她扔在寝室里的手机看了眼。

她早上给黎越铠打了很多电话,他一个都没接,这回也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来信。

她关了机,上楼睡觉去了。

***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课间,柳朦胧看着又坐在一边聊事情的黎越铠和唐一玥,问赵铭。

“谁?”赵铭懵逼。

“他们。”她再指了指黎越铠那边。

赵铭皱眉,“他们?怎么可能?胡说什么?”

“可网上的人怎么都说越铠和董眠分手了,和一玥在一起了?”

“网上都是胡说八道的,哪能信?”

“但听知情人透露,说董眠亲口承认他们分手了,不像以前的猜测口吻,这次人家打包票的,不像是假的。”

赵铭盯着黎越铠,想起了这两天黎越铠的反常,也没了声。

柳朦胧看出来了,“这么说是真的了?”

“分手可能是真的,但是不是和唐一玥在一起我就不确定了。”

“别乱说,或许他们只是吵架了。”

纪岩拍了下赵铭。

赵铭忙闭嘴。

下午放学,赵铭搭上了黎越铠的肩膀,“一起吃饭?”

“不。”

黎越铠移开了他搭上他肩膀的手,赵铭撇唇,“喂,做人肯不能这么重色轻友啊,大家也有一段时间没一起吃过饭了,叫上家小眠,我们大家一起吃饭不行吗?总是两个人呆着什么新鲜感都没了,们就不腻啊?”

黎越铠冷睨了他一眼。

这是唐一玥走了出来,跟黎越铠说:“走吧。”

两人并肩离开。

赵铭和纪岩互看一眼,忙追了上去,“们去哪吃饭?带上我和纪岩也好啊。”

“我们得先去公司,没时间在学校食堂用餐了。”

“……这,这样啊,那们慢走啊。”

黎越铠他们走远了,赵铭拍了下纪岩的肩膀,“看到了吗?我刚才才提了一下董眠,越铠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

“所以说明人家只是吵架了。”

“是……是这样吗?”

“嗯。”

***

唐一玥在宿舍呆了三天之后,星期四开始,她就没在宿舍出现过了。

董眠看了一眼唐一玥寝室的位置,杜芸晴就跟她解释:“之前一玥说过她公司有事,要出差,好像昨天晚上就走了。”

董眠点头。

星期五下午云卿来了电话,接她过去了市区那边住,云卿在那边也买了房子。

母女两人在家里用餐,董眠没怎么说话,饭也没怎么吃,筷子上捏着的米饭一颗颗的数的出来,明显是心不在焉。

“心情不好?又和男朋友吵架了?”

董眠摇头。

“那为什么心情不好?是饭菜不合口味?”

“饭菜好吃。”

“还是妈妈打扰了和男朋友,害们相处时间变少了?”

董眠一顿,才小声的说:“我们分手了。”

“分手?”

云卿一顿,放下了碗筷,“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分手了?”

董眠不语。

云卿声音放柔了些,“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跟妈妈说,妈妈帮讨回公道。”

“不用。”

云卿看她不想多说,也不打算强来,想待她慢慢的放下,敞开心扉后再说。

饭后,云卿洗碗,董眠说:“我来吧。”

云卿也没跟她抢。

董眠挽起了衣袖,手腕上煜煜生辉的钻石手链出现在了云卿的面前。

“这是……”

董眠也看了眼自己的手链,不由得想起了黎越铠。

她咬了咬唇瓣。

“是男朋友送的?”

“嗯。”

云卿握着她的手臂,认真的看着她的手链,“这是真的钻石。”

“嗯。”

“小眠,这个太贵了,上百万的东西,不能乱收。”

董眠手一抖,手中捧着的碗差点掉地上,怀疑自己听错了,“上百万?真的?”

她当时以为是几万块,这已经很贵了,她都不敢要。

“真的,非常贵,不知道?”

董眠摇头。

忽然想起她他跟她提起这件事,说几万块的东西这么贵不能要的时候黎越铠的表情……

原来,是不止几万块。

“小眠,同学之间爱互送礼物是正常的,可太贵的我们就不能拿了,尤其是们分手了,就更加不能拿,找个时间把手链退回去吧,要的话,妈买一条给,只是妈妈买不了这么贵的……”

董眠眼底闪过一丝不舍,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

刷了碗,董眠上楼去了,拿起手机迟疑的给黎越铠拨了个电话出去。

董眠电话刚打过去,黎越铠就看到了,平静的眼底泛起了丝丝的涟漪。

可他没有接。

掐断了。

董眠用力的咬紧了唇瓣,再打。

黎越铠再掐。

反复了几次,董眠蹲坐在了地上,没有再打。

黎越铠看着安静下来的手机,抿紧薄唇。

唐一玥像是不经意的看了眼过来,“小董眠的电话?怎么不接?”

黎越铠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这是我的事,未免过问太多了?”

“只是好奇。”唐一玥也不生气,她能看得出来这些天他心情不好,“听说们分手了?”

他冷冷道:“听说?听谁说?”

“学校里的人都在传。”

黎越铠不语。

她看了他一眼,“他们都说和小眠分手了,和我在谈爱。”

黎越铠不语。

黎老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们在爱?”

“哦?爱了啊?这是喜事啊,怎么也不和我们长辈说一声?”唐父也插话进来。

黎越铠淡淡到:“没有,们听错了。”

黎老爷子和唐父笑容均一顿,唐父讪笑,“原来是听错了。不过,爱这种事还是得互相喜欢比较好。”

黎越铠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唐父转移了话题,“一玥,刚才妈打电话来说要的礼服已经送到家里了,照片和尺寸也发过去给了,看看合不合适。”

“宴会是后天晚上,我们不是后天早上就回去了吗?我回去试一下要是不合适再叫人改也还来得及。”

“也行,自己的事自己抓主意就好。”

唐家父女有事回家商量,黎老爷子问:“感情出问题了?”

“没有。”

“想说的话,可以和爷爷说说。”

黎越铠没回答。

黎老爷子眸光微闪,也沉默了下来。

***

这个周末,董眠都在她母亲云卿市区这边的房子呆着。

周日,云卿要参加一个晚宴,七点多就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