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接下来的日子,傅瑾城把行程安排得紧密了很多,在高韵锦刚放寒假的第二天,就带着她出国度蜜月了。

他们这些年来,去过的地方已经不少了。

对于这一次的蜜月旅行,他们没有很详细的计划,都是走一步算一步。

如果说高韵锦忽然想去某个地方看一下,他们就会结束现在的行程,直接奔往下一个地方。

如果高韵锦又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他们就去下一个国家,专门跑去吃,奢侈得很,而傅瑾城也纵容着她,跟着她满世界跑。

所以,他们去度蜜月了才半个多小时,高韵锦整个人都胖了一圈。高韵锦现在很多衣服都会自己做,对于一个服装设计师,发胖是不容许的,但傅瑾城就是要喂她吃,带她吃很多很好吃的,她又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傅瑾城知道她怕胖

,每天都会陪她锻炼神田,做健身。

所以,高韵锦虽然吃得多,但还是慢慢的瘦了下来,恢复了之前的好身材。

这次的行程,他们走了差不多有一个月。

直到新年之后,公司都照常上班了,傅瑾城跟高韵锦还在国外。

一直到公司那边确实有紧急的事情要他处理,他才带着高韵锦回国。

回国处理好事情后,在周六日的时候,傅瑾城才带着高韵锦回去了g市一趟,见了见傅老爷子。对于过年的时候,这么好巩固人脉的时间,傅瑾城却跑出去度蜜月这一点,傅老爷子是不同意的,但傅瑾城对高韵锦的感情又很深,计划又是他自己订的,傅老爷子就算

白皙如玉清纯美女闲暇时光

有意见,也发作不出来,只能叮嘱他让他下一次别这么任性了。

跟高韵锦在g市逗留了两三天,两人才回去了京城,两人又开始各自的忙碌。

新年之后的前一个月,很多公司都会很忙碌,也会开站新的合作,这个时候,各种宴会酒会接踵而来。

傅瑾城收到的请柬多不胜数,他只跳出了一部分,让秘书帮他安排一下行程。

在宴会行程快到的时候,他问高韵锦要不要陪他一起出席。

高韵锦点头:“可以啊。”

傅瑾城亲了亲她:“就去一次,好不好?”

他想要她参与的事情,她基本上都不会拒绝,但他知道她其实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因为她不知道跟人聊什么,甚至是很多人因为她的身份而巴结她,弄得她浑身不自在。他其实也不太想她跟着他出席太多这些场合,现在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无形中动了不少人的蛋糕,虽然很多人都不干动他,但也有脑抽的,他担心有人会因为认识高韵锦

而打扰她,或者是拿她威胁她。

但如果一直不出现也不行,别人会以为他们夫妻感情不和,在他身边塞人。

明枪易躲暗战难防,就怕会出什么事。

“好。”他说的这些,她都没意见,他安排就好。

高韵锦就陪着傅瑾城出席了今年的第一个宴会。

宴会上,傅瑾城对高韵锦依旧是呵护备至,很多人见状把那些心思都收了起来,怕得罪傅瑾城。

从第二个宴会开始,高韵锦就没再陪着傅瑾城出席了。

但在傅瑾城出面前,高韵锦都会给他准备好衣服,送他出门:“早点回来。”

傅瑾城看了下时间:“怕是不行。”他说:“今天晚上有两个合作要谈,可能宴会后还要转地方,我尽量在十点前回来。”

“好。”

傅瑾城亲了亲高韵锦,就离开了。

他到得不算早,到的时候,宴会大厅里已经到了不少人,看到他过来,宴会主人赶紧迎了上来,他要谈的合作的合作对象也走了过来:“傅总,好久不见。”

“车总,好久不见。”这个车总,也出席了他和高韵锦婚礼的,这也是他公司的合作对象之一,不过这次要谈的是另一个合作。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好。”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楼来,聊了好一会儿,有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女人走了过来。

他们这边是比较偏僻的角落,可对方的出现还是吸引了大批男性的目光。

对方叫了一声:“爸爸。”

“怎么才来?”对方皱眉的看了眼来人。

撤销文说:“刚才路上出了事。”

车总语气有些急:“出事?受伤了?”

“没有。”车静雯摇头,视线落在傅瑾城的身上:“傅先生,好久不见。”

傅瑾城跟高韵锦结婚的时候,车晓雯也跟着她父亲一起出席了的。

但也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他们之间仅有一面之缘。

傅瑾城对她有点印象:“好久不见,车小姐请坐。”

车晓雯工作能力挺强,在车家公司身居要职,年龄上跟傅瑾城同龄。

她坐下来后,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接下来要谈的公事上,非常的专业。

这次的谈话,比傅瑾城想象的要顺利很多。

谈了不到一个小时,彼此的意向都已经明确了,接下来,又花了半个多月,把接下来的一些事宜安排好后,双方就签了合同,项目也正式启动了。

接下来,傅瑾城工作要比前一段时间的时候,要忙碌得多,出了好几次差,他跟高韵锦见面的时间减少了很多。

从他们恋爱后,他们就不曾分开这么久过,基本上没有时间好好的一起逛过街,一起出去游玩过。

夜深,傅瑾城回到酒店后,给高韵锦打电话。

这个时候,国内已经凌晨了。

但他电话打过去后,高韵锦很快就接了起来,声音带着睡意和笑意:“忙完啦?”

“嗯,”他声音和胸口都有些闷:“睡了?”

高韵锦打了个呵欠:“刚忙完,回到房间趴在床上躺了下,没想到好像睡着了,我斗还没洗澡呢。”

“这么累?”傅瑾城拧眉,但话还没说出口,高韵锦就说:“还说我,你不是吗?”

“我过几天就能回去了,回去后下一次的项目我让别人代我处理,我不会整天往国外跑了。”高韵锦笑了笑:“没事啊,我觉得忙挺好的,很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