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叶绵绵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优雅的西餐厅里,那舒缓的萨克斯管音乐响起,她喝了半杯冰柠檬水之后,脑子里那纷乱的思絮这才平稳下来。

阮昊天看似放浪不经,但实则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

点菜的时候,他都会体贴地让叶绵绵选择。

帮她拉椅子,递餐巾。

在叶绵绵眼里,阮昊天其实非常特别,除了自身身为男模的帅气之外,他拥有着一种与其他明星不同的风度。

他没有架子,到哪里都十分随和,有些还荒诞不经,做出来的事情让人啼笑皆非。

比如上次做综艺节目,他其实应该跟夏知薇组CP的。

不知道他为何要跟她组CP。

如果他肯跟夏知薇组CP,那现在夏知薇应该更红更炽手可热了。

很快,菜就上来了。

两个人喝着红酒,聊着跟演戏有关的话题。

婷婷花样笑颜显露娇媚风采

阮昊天对于这方面很通,特别是关于炒作之类的事情,说出来让叶绵绵都咋舌。

而此时,慕寒川正在这家餐厅吃饭。

他刚刚参加了一次比较隐密的会议。

在投资北湾的项目之中,他还需要其他大佬的加入,合作。

而这些合作,并不能让慕凌峰知道。

要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刚起步,就像初生的婴儿一般,需要小心翼翼地呵护。

经不过慕凌峰的折腾,所以,在他成长起来之前,他必须将一切做得密不透风。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有些困难。

特别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慕凌峰把持慕家,还能够给慕寒川面子的人并不多了。

今天的生意合作谈得并不顺畅。

他走到窗子跟前,看着远处的城市风光,有些郁闷地抽出来一支烟。

五年时间经营的一切全部被人夺走,如今一切都要重头来过,还要偷偷摸摸地做。

这其中的压力和苦楚,只有他一个人清楚。

可是身为男人,不正是应该去承受这些吗?

的确,这一切像慕母所说的那样,都是因为那场车祸而已。

也可以说是叶绵绵意外地催毁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可是在他的心里,他却无法恨她……

烟被他吸起了肺,再幽幽地吐出来,他喜欢自己一个人享受孤单,去品品这生命中的苦涩。

许久,他听见一阵轻笑声。

那声音如春风银铃般的吹进了他的耳际,他将烟蒂扔进了垃圾桶,将挂在手臂上的西装穿上,一边扣扣子,一边朝着笑声的尽头走去。

三五步的距离之后,他的目光越过那整洁干净成排的西式餐桌,舞台灯光的摇曳下,音乐师正动情地吹奏着萨克斯管。

浪漫的情调在水晶吊灯下盘旋,就在这优雅的气氛之中,有一对男女正靠窗而坐。

男的帅气风流。

女的风情万种。

两个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女人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彼此四眸相对,似乎有着说不尽的情谊。

特别是男人看见女人的发间似乎有一片叶子,他十分亲昵地伸手将那片叶子摘了下来。

这两人看起来,像极了爱中的男女。

慕寒川心头的血,就在那么一瞬间莫名地涌了起来。

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当时就冲动地冲了过去,然后直接将桌子给掀了。

一阵叮里哐光的声音,餐具刀叉滚了一起,旁边的几名女顾客吓得惊声尖叫出来。

随后,酒店的大堂经理也走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慕寒川直接扔了一张黑金卡,“我的信用卡,赔多少都算在这里……”

说罢,便是上前拉扯着叶绵绵的手,然后大步走了出来。

阮昊天站在原地,看着满地的狼籍,又再看看慕寒川远去的身影,他站在原地并没有追上去。

只是唇角勾出来一抹愉快的角色。

嘿,这慕寒川真是个醋坛子啊,连兄弟的醋也吃呢?

许久,他潇洒地吹了一声口哨,对大堂经理道,“赔多少,我来结算吧!”

叶绵绵就这么被慕寒川生拉硬拽地拉着走出了餐厅。

“喂,干嘛,慕寒川,放开我……”

这是自失忆以后,慕寒川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然而,慕寒川仍旧是满脸怒气,死死地拽着她的手臂。

“慕寒川,弄疼我了,我怕疼……”

她一再抗议,他终于松开了她的手臂,然后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不由分说地将她塞进了车子里。

然后,他利索地上了车,锁定门之后,一路疾驰。

“慕寒川,放我下来!哎,发什么疯啊?”

叶绵绵生气地推着车门,车门也推不开。

一转头看着这男人的双眸通红,她索性也不闹腾了,就安静地坐着。

车子开得飞快,一路驶出了市区,再沿着海岸飞奔,最后驶入了那一片汪洋上的海潭岛。

停车之后,他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强行将她抱了出来。

此时,这座风景优美的小岛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叶绵绵还真是气得不行,这男人一言不发就当着众人的面掀了她的桌子,不道歉也不讲理还强行将她拖到了他的地盘上来,这简直太暴力了。

就算她能够理解他,但是人家阮昊天可是没有得罪他吧?

“干嘛中午一直不接我的电话?”

他终于出手了,但俊脸仍旧有些幽暗,他摘掉了脸上的太阳镜,那一道凌利的疤痕显得整个人都十分凶狠。

“有给我打电话?”

叶绵绵这才腾出空来,从包包里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只剩下一格电了,但仍旧可以看到有很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慕寒川的手机号码。

“呃,抱歉,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当时腾不出空来,我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

她仰着头看向他,非常真诚地道了歉。

“家里有事情?不是跟阮昊天吃饭?”

在他看来,她故意不接他的电话,是因为她要忙着跟阮昊天一起玩。

“是啊,我……呃,一个朋友生病了,现在还医院里,我送她去了医院,要是不信,我这里还有病历……”

她伸手去包里拿病历,这才发现病历遗忘在病房里了,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掏出来。

抬头看着慕寒川那黑漆漆的眸子,她感觉到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