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脚步缓缓,拾阶而上。

皇城大殿之中,苍茫国主季胜天,正在与诸位大臣商讨苍茫发展的事情。

“国主,下臣以为……”

咔!

陡然间,地板破裂的声音响彻。

殿门处,一双脚率先踏来,所到之处,光可鉴人的地面破碎出密密麻麻的裂缝。

“大胆!”

有大臣怒喝一声,但见数百人杀气腾腾,顿时一愣:“你们是哪里的兵?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眼熟就对了。”

殿门轰然紧闭。

白衣屈指一弹,道道剑气迸发。

在场三十几个大臣,无一招之敌,剑气划过身体瞬间,鲜血如花,绽放开来。

惹人怜惜的熊猫头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扑通扑通……

一个个苍茫大臣,面带惊骇之色,纷纷倒地。

他们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在苍茫的国都皇城之内,死在除苍茫国主之外的人手里?

苍茫皇座上,季胜天面容冷厉,却不显慌张。

他低喝一声:“破!”

眼前的迷雾似乎散去,他双目泛着光芒,看向白衣等人,喝道:“南疆军?好大的胆子!”

唰唰唰!

顷刻间,大殿之中,一道道身影浮现出来。

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尤为惊人,都是宗师境强者,不下三百!

“牧天之志!画地为牢!”

十丈牧天枪,陡然出现,横亘在大殿之上。

三百牧天枪战士,进退之间,奋勇杀敌,彼此配合无双,动作干脆利落,迅捷如电。

“吼!”

虎啸之声震撼。

肋生双翅的黄虎,脚踏火焰,风刃乱舞。

三百虎贲军宗师,凝结战阵,爆发出来的力量,可凝聚整体,分外惊人。

他们配合虽然没有牧天军那般严丝合缝,可强大的单体实力,弥补了这种缺陷。

季胜天高坐皇位,眼睁睁看着战斗呈现一面倒的展开,眼中也是惊骇莫名。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南疆的绝对精锐。

“护城军,勤皇!”

季胜天大喝,声音震颤,传遍皇城。

“杀啊!”

皇城大殿的虎啸巨响和打斗声,早已经传出。

九台一级的护城军,自然知道出事了,各处守将立刻率军杀来。

“牧天之志,金戈一击!”

璀璨耀眼的巨大枪芒,泛着金光,以无可匹敌之势袭来。

殿门之外,众多护城军惨叫,直接被清空出一大片。

“啊……”

皇城大殿中,一个个宗师境强者被击杀,短短三分钟,最后一个宗师强者,被一刀斩了脑袋,带血头颅飞到皇位之下,空洞无神的双眼无法闭上,直勾勾盯着皇座上的季胜天,仿佛在质问着什么。

“虎贲军,守住殿门,一个人都不能放进来!”

“喏!”

虎贲军接替了牧天军的位置,虎啸阵阵,风刃凌厉。

皇城大殿外已经是血流成河,护城军尸体倒下一片。

但更多的护城军,正朝着这边冲来。

“勤皇!杀了这些该死的南疆军!”

柯麦瓦目眦欲裂,有种极度的悲愤感。

南疆军无声无息都冲入了皇城大殿,威胁到了国主的安危,身为护城大将军的他,居然现在才知道!

这是严重的渎职,也是一种极致的羞辱。

他有很多威力巨大的东西可以用,却因为季胜天就在里面,投鼠忌器,不敢使用。

“牧天之志,包罗万象!”

轰隆!

恐怖的攻击朝着季胜天席卷而去。

但季胜天却依旧坐在那不动分毫,只是在扶手上轻轻一拍。

一道光幕,就出现在他四面八方。

轰轰!

牧天军的攻击打在光幕之上,光幕泛起如水纹一般的涟漪,却是坚固无比,没有丝毫损伤。

“你们居然还想在我苍茫的皇城之中擒杀本皇?太天真了!”

季胜天冷声道:“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白衣动了。

她感应到极远处,有一道让她都充满危机感的气息,在快速的接近。

对方应该是苍茫的绝顶强者,若是不能在对方赶到之前拿下季胜天,所有一切都将成为徒劳,没有人能活着离开。

一颗看起来十分寻常的鹅卵石被白衣拿了出来,双手掐诀之中,散发出淡淡的柔光,漂浮在半空上。

十分繁杂的手决,白衣修长十指掐动间,满是赏心悦目。

骤然,这石头上有一道涟漪荡开“破万法!禁天下!”

随着白衣清冷之声出口,殿门处,虎贲军凝聚出的双翼虎,刹那消散。

牧天军凝聚的战阵之灵,那十丈的牧天枪,也宛如飞灰。

一同消散的,还有包围季胜天的光幕。

以及,白衣、狼刀和虎狰三人,易容的面庞,也都变幻开来,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季胜天看着白衣那张天上仙女才有的绝世之颜,瞳孔却收缩成一根针,内心泛起惊天的骇浪。

“你是白衣!这……这石头……禁天石!你居然有禁天石!”

季胜天的声音,已经因为极致的惊骇而变得沙哑。

白衣却不答,眸子里泛着冰冷之色,欺身而至。

白甲在身,宛如一道光,刹那出现在季胜天面前。

季胜天来不及想其他,发出一声低吼,五品宗师的实力爆发,铁拳轰向白衣。

但拳在半空,却已经被迫停下。

白衣那青葱般的玉手,在此刻却如死神之手,掐住了他的咽喉。

苍茫国主,一招被制!

轰隆!

大殿顶上,破开一个大洞。

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浑身以颜料勾勒着莫名的符文,穿着很是古老,如巫师一般,出现在大殿里。

当她看到漂浮在半空的寻常石头,再看到掐住季胜天脖子的白衣,老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库里瓦西麽大西拉哇……”

老妪嘴里发出一阵胡乱的声音,声音苍老而沙哑,听起来让人分外难受。

三百牧天军将老妪团团围住,这老妪却看都没看一眼。

随着老妪说着听不懂的话语,白衣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轻咬着下唇,如珠子落玉盘般清脆动人的声音传出:“度奴也拉玛齐库撒哒也……”

牧天军战士们一脸茫然。

白衣军师和这老妪认识?她们在说什么?

老妪显得很是愤怒:“@#¥%……”

白衣目光坚毅:“¥%……”

牧天军:“o((⊙﹏⊙))o”

良久,老妪冷笑起来:“母达母达,呜啦啦西尼哇……”

说完,老妪居然都不管季胜天了,轻轻一跃,从那破洞里离开,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季胜天一脸惨白,显然,他是听得懂二人对话的。

“你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