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罢免官员容易,一道政令就行了,麻烦的是罢免官员之后如何善后。

事实证明,由官僚主导的农场项目已经失败了。

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换上一批忠诚、廉洁、能力强、不慕荣利,还愿意去殖民地过苦日子的人。

这样的官僚或许存在,但绝对是极少数,放在哪里都是宝贝,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往殖民地扔。

特伦斯·布尔金首相提议道:“陛下,现在罢免他们没有任何意义,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保证这些项目落到实处。

我建议给一个缓冲时间,则令他们限期完成任务,只处置完不成任务的家伙。”

缓冲时间必须要有的,一时半会儿法国政府根本就找不到这么多替补官员。

最关键的是把这些人弄下去了,钱还是回不来。没有哪个官僚会傻乎乎的把财产都放自己名下。

况且,侵吞公款又不是一两个人干的,上上下下均有参与,没有办法深究下去。

冷静下来后,拿破仑四世问道:“给了缓冲时间,他们就能够完成任务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家都知道政府划拨的项目款被下面给侵吞了。具体负责的主官可能拿了大头,但这不是部。

想要完成之前的计划,最大的问题就是钱。政府不会重新拨款,缺口就要负责人自己想办法。

高颜值大眼美女花丛中美如天仙唯美动人写真

拿破仑四世不认为这些官僚能够高尚到自己掏钱补上缺口,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官帽子割肉,那也要他们填得上这个坑才行。

总不能指望这些家伙从分钱的人手中,再把钱要回来吧?

特伦斯·布尔金首相解释道:“百分百完成自然不可能,不过打个对折还是有希望的。

政府可以给他们施加压力,对拿不出成果的官员进行严惩。”

典型的官僚式解决方案,自然不能令拿破仑四世满意,但是没有办法,这已经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想要清理这些官僚,只能温水煮青蛙,要是逼急了,会出大乱子的。

[ .biquku.biz]……

法国政府内部发生的内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知情者都非常默契的选择了低调处理。

如果不是情报部门传来了消息,弗朗茨都不知道法兰西差点儿再次变天。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晚了,错过了最佳的介入时间。

要不然操作一番,让拿破仑四世在阿尔及利亚被扣留,牛逼哄哄的法兰西帝国就要真的没落了。

扣留皇帝容易,想要掌控法国政府难,巴黎政府可不会坐以待毙,政变也不是谁都能够发动。

以官僚们的节操,直接拥立皇储继位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幼主更加容易掌控。拿破仑四世的儿子还在吃奶,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然而,幼住镇不住场子。国内的奥尔良王朝和波旁王朝不会买账,逼到墙角的殖民地官僚,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再推意大利人出来凑凑热闹,一桌麻将就齐活了。

没有办法,这是君主威严丧失的后遗症,巴黎革命动摇了拿破仑四世的统治基础,火烧凡尔赛宫更是令他颜面扫地。

见一叶而知秋,法国殖民体系糜烂掉了,奥地利殖民体系现在又是怎么样?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或许本土化进程中的奥属非洲,政府控制的严密,情况会好一些。

至于天高皇帝远的南洋和美洲,那就只能看官僚们的节操了,反正弗朗茨是不抱有太大的期望。

放下了手中的秘密文件,弗朗茨叹了一口气。就算是有问题,也不是现在要处理的。

那可是弗朗茨给儿子们准备的毕业考核,要是提前给出了答案,那还有什么作用?

调整了一下思绪,弗朗茨的目光又回到了国内,法国大农场计划遇到的困难,奥地利同样在经历。

只不过不是农场,而是抄家罚没来的企业、工厂。犹豫一次性查抄的太多,一时半会儿变不了现,只能由政府暂时经营。

没得说,这是必须要亏本啊!企业工厂可以直接接收,但是客户订单、人脉关系网,这些东西都却继承不了。

政府委派的临时管理层,更多的作用还是稳定人心,保证生产顺利进行。

至于销售,目前还处于摸索之中,成果自然很一般。

除非个别有自己销售网络的企业,可以正常运转保证盈利外,大部分企业都积压了大量的商品,不是已经亏损,就是在亏损的边缘徘徊。

维也纳宫,弗朗茨问道:“资产变现,进行到了哪一步?”

自己经营不赚钱,那就只能甩卖了。从判决生效开始,维也纳政府就在着手处理。

卡尔首相坦然回答道:“金融、债券类资产,目前已经部出售,大一点的工矿企业也卖得差不多了。

为了不冲击国内市场,土地、房屋等不动产,我们准备暂时持有,后续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出手。

现在最棘手的就是那些小工厂,这些产业数量多如牛毛,经营靠老板自己的人脉关系,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

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部分涉案人员的海外资产,外交部正在就这个问题和当事国进行沟通。”

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实则这背后也充满了无奈。很多明时候知道是优质资产,但是因为企业运行陷入亏本,还是不得不忍痛出售。

小工矿企业卖不掉,最大的问题不是因为不赚钱,主要是内部管理太混乱了,还有很多手续都不合法,甚至干脆就是地下黑工厂。

对政府来说,这些都是垃圾资产,留在手中除了增加开销外,没有任何价值,必须要处理掉。

弗朗茨点了点头:“能卖掉的就卖,实在是找不到买家的,就破产处理算了。

法国人的事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在没有经营能力之前,就盲目上项目,只能养出一帮蛀虫来。”

“是,陛下!”卡尔首相回答道

停顿了一下,弗朗茨继续补充道:“法国人的农场计划暂时失败了,英国人的粮食自足计划,又进行到哪一步了?”

不关心不行,奥地利还是世界第一农产品出口大国,对潜在的竞争对手必须要加以警惕。

如果可能的话,弗朗茨不介意破坏掉英法的计划,以保障奥地利在国际农产品出口市场中的定价权。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粮食生产门槛太低,重要性又太高,奥地利越是破坏,英法反而越要推动。

农业大臣霍尔斯回答道:“英国人的计划和法国人不一样,他们采用的是政府补贴农场主,利用经济手段鼓励民间种植。

不过这一政策最近遇到了麻烦,英国本土的农业协会向政府抗议了,要求英国政府一视同仁,给予他们同样的待遇。

如果伦敦政府选择妥协,那么将意味着政府财政收入将减少七百八十万英镑,并且还要增加一千两百万英镑的支出。

一增一减之下,小两千万英镑就没了,这已经超过了英国政府的财政承受能力。

不过英国农业协会的力量很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伦敦政府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要么废除补贴计划,要么将补贴金额调低,连同国内农场主一起补贴。”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废除补贴计划,粮食自足计划就失败了。

统一标准一起补贴,政府财政又受不了。毕竟进入英国政府的直接财政收入也就八千多万英镑,近乎一下子砍掉了四分之一。

弗朗茨摇了摇头:“你太乐观了,英国政府可不傻。看似两难的选择,实际上还是可以变通的。

比如说:更改一下补贴计划,只是给予新开垦农场进行一定年限的开荒补贴,政府支出就一下子掉下来了。

这笔费用还可以通过农产品交易税、加工税收等方式回流,也就前面一两年会亏损,后面做到收支平衡还是可期的。”

这些套路都是后世各国常玩儿烂了的。一笔农业补贴支出,不仅调动了粮食生产积极性,还会促进国内农产品加工领域的发展,增加就业岗位,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总得来说,英国人的粮食种植补贴政策,要比法国政府亲自上阵搞农场要靠谱的多。

当然,这不是说法国政府就蠢了。法兰西可是粮食生产大国,法国农业协会要比英国农业协会牛逼得多。

如果巴黎政府只给殖民地农场发放粮食种植补贴,法国农民非得造反不可。面补贴,政府财政又受不了。

农民阶级可是波拿巴王朝最大的基本盘,自掘坟墓的蠢事,拿破仑四世自然不会干。

在这种背景下,国有农场成为了法国政府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