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猫咪**app破解版小蝌蚪

赵刚他们一行被团部的干事迎接上,在干事的带领下往团长的院子走去。

好多战士都好奇的看着这奇怪的组合,尤其是魏大勇那一身邋遢的**打扮,更是让战士们奇怪——一个**,跟着来干嘛的?

咱老李的下马威,有些凶啊……

看着这一幕,郑英奇心中嘀咕着,团部的干事都知道今天新正位到,团长居然还稳坐在屋子里,啧啧,也不知道以后老李和老赵磨合好了,团长想起这满是恶意的初见,会不会后悔死!

在干事的带领下,四人来到了团长所在的院子,赵刚示意三人在外面等着,自己则在干事的带领下,进了团长的屋子。

“喂,和尚,想好了吗?”郑英奇无聊,就找和尚说话:“想不想加入我们队伍?”

“俺再想想。”和尚还是犹豫,郑英奇耸肩,想就想呗,反正你魏和尚铁定就是独立团的人。

屋子的谈话在继续,透过纸窗户,能看到里面的人影——一个站着一个在炕上坐着,炕上的那个还在端着碗,也不知道是在喝茶还是喝酒,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来,郑英奇的听力好的惊人,竟然隐隐听到了“又来了个白面秀才”之类的话。

郑英奇想扶额,还真别说,赵刚真符合李云龙的评价,因为是大学生,长得也帅——他之前以为是30岁,是因为这时候的人都因为劳作显老,其实今年的赵刚才23岁。

生怕从屋子里传来什么不和谐声音,郑英奇朝警卫员和和尚努努嘴:“往后站站!”

两人虽然懵懂,但还是根据郑英奇的意思,向后站了站——大约四五分钟以后,赵刚面色入常的从屋子里退了出来,看到明显退了一大截的三人,赵刚笑了笑,却没理这茬,反倒是对警卫员说:

“小孙,谢谢你送我过来,我先带你下去安顿下,明早再返回旅部,郑英奇、魏大勇,你们两个在这先等等,我等下和李团长、孔副团长长开个短会,完了让团长安排下你们两个。”

喝牛奶的清纯美女图片

“是!”

赵刚走后,郑英奇心里嘀咕起来,难怪赵刚能和李云龙搭对子搭这么久,原来是人家做事特有分寸啊!

几分钟后,一人拎着旱烟和烟袋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过来,看到院子里杵的两人后,明显一愣,问郑英奇:“你哪个部队的?怎么还带了个**?”

“报告,我是陪同赵正位刚从旅部下来到独立团报道的,这位兄弟是半路从鬼子骑兵手里救下来的,正位让我们在这等下,他待会和团首长开完会让团长安排我们。”郑英奇马上回答,他心里猜想,眼前的这位,应该是原独立团团长,现任副团长孔捷。

“难怪面生。”孔捷嘀咕一句就进去了,看其样子,丝毫没意识到赵刚的分寸感——其实这时候的革命军人,对这些反而不在意的,但他们有个质朴的想法:

老子指挥军队打仗,少特娘来个屁事不懂的装大尾巴狼。

尽管郑英奇不想做隔墙有“耳”的那个,可无奈自己的耳朵太尖了,还是能听到里面团长对新搭档不加掩饰的鄙夷和看不起。

很快,赵刚卸下了简单的行礼又回来了,示意两人在外面等等,他再度进了团长的屋子,开始通报魏大勇带来的消息——赵刚是从旅部来的,了解独立团之前的遭遇,对这件事也非常上心。

很快和尚就被喊进去问话,出来后,魏大勇似乎已经决定加入独立团了,就在院子了打量起来,看到一副石磨做成的杠铃后,就拿到了自己的身边,拿起来连起了举重——这幅石质的杠铃,份量不轻,但在和尚却轻易的举上举下。

“和尚,你干嘛?”郑英奇好奇的问。

“当然是露一手了,等会长官出来,看到俺在练这个,肯定会知道俺没吹牛,这样俺以后也好在这出人头顶。”

“可以,这想法好!”郑英奇伸出大拇指,也不知道和尚在里面受什么革命教训了,终于定下决心了!

和尚憨厚的跟郑英奇说:“你也试试?俺看你枪法特好,你也给长官露一手。”

郑英奇摆摆手:“算了,我就是枪法说的过去,力气没几把。”

“那俺给团长说说你那枪法,”和尚放下了石杠铃,诚恳的说:“你就别谦虚了,你那枪法可不是说得过去那么简单,是真的厉害,那么远打骑兵一枪就中,俺真没见过!”

“运气,运气。”郑英奇笑着说,正说着,赵刚就从屋子里出来了,他身后跟着两人,一人是刚刚见过的孔捷,另一人赫然就是剧情中李幼斌饰演的李云龙。

“李团长,这位是从旅部过来的郑英奇,他是归国华侨,在美国接受过军事训练,怀着一腔热血参加了咱们革命的队伍,旅部首长一直舍不得放人,但拗不过他才把他派到了咱们独立团。”赵刚为李云龙介绍后,跟郑英奇说:

“小郑,这位是咱们独立团的李团长,这位是孔副团长。”

“首长好!”郑英奇向两人敬礼,目光中不由带上了崇拜的神色——是,崇拜!

这时候的革命前辈,哪一位都值得尊敬,因为他们的牺牲和付出,才有了后世那“这盛世如你所愿”的美好!

很标准的敬礼让李云龙眼前一亮,但再看看郑英奇的一身细皮嫩肉,李云龙失望起来。

“李团长,我先下去了,你安排一下他们。”赵刚说完欲走,孔捷马上说:“赵正位,来,我带你去熟悉下咱们团部。”

说着他就追了上去,院子里只留着李云龙和郑英奇、和尚三人。

李云龙围着和尚转了一圈,说:“这玩意你能举得起来?”

“长官,您看好了。”魏大勇也不矫情,抓着石杠铃就举上举下。

“有两把子力气,”李云龙背着手不在意的说,这玩意是他弄出来赶时髦练身的,举起来也就那么回事,“也就是有两把子力气,这知识分子就是爱吹牛,没有的事他们也能吹出花了,四个鬼子?呵,还是徒手?”

咱老李这是手痒了?

看到这一幕郑英奇心里嘀咕起来,和尚则说:“李团长,您说俺不要紧,您可别说赵长官,他和郑英奇可是俺的救命恩人哪!”

“肯定是吹出来的!”李云龙一看,断定了赵刚在吹牛。

和尚不乐意了,说:“李团长,您的事迹俺在战俘营的时候听过,俺尊重您,可您也不能这么看不起俺,这样吧,您叫几个人来试试,您看看俺能打不!”

李云龙一看和尚这么有底气,自己也手痒了,说:“不用叫人了,小子,跟老子打就行,打赢了你就跟着我李云龙干!”

“李团长,”和尚有些犹豫:“我怕我会伤到您。”

“伤到我?嘿,我看是你小子就是个水包,怕被我老李给戳破吧?”

和尚被李云龙这么小看,一咬牙就说:“行,李团长,俺得罪了!”

郑英奇忙说:“和尚,注意点分寸啊。”说着他就往后退,留出了战场,李云龙则指着郑英奇说:

“像你这样的我能打三个!还看不起我李云龙?瞧着!”

说着他就摆好了姿势,提醒和尚一声后,主动抢攻起来,和尚因为面对偶像,束手束脚,总是躲躲闪闪,李云龙怒了:“和尚,你要是这么躲来躲去,就回你的中央军去!我李云龙的独立团,可不要你这种水货!”

和尚一听急了,也不躲了,李云龙挥拳上来他左手一挡,右手直接一掌就把来势汹汹的李云龙打退了几步摔落在地上。

ko!

秒杀!

“李团长!”

“团长!”

和尚和郑英奇都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您没事吧?”

李云龙不怒反笑,哈哈的说:“没事没事,我老李能是那么不经打的人吗?你小子有两下嘛!以后就跟着我李云龙干了!”

和尚大喜,“中,俺跟您干了!”

“怎么,不去找中央军了?”李云龙戏谑的说。

“不去了!您可是敢跟坂田硬拼刺刀还一炮干掉坂田的,给俺脸俺怎么能不兜着?”

李云龙更是得意:“区区一个坂田,何足挂齿。小意思,小意思。”

郑英奇无语,自家团长真秀,天秀啊!

“你小子呢?”李云龙站起来看着郑英奇,说:“和尚这小子有两小子,你呢?有什么特长?”

不等郑英奇说话,魏大勇就说:“李团长,郑英奇的枪法特准,快三百米的距离,告诉运动的骑兵,他和赵长官都是一枪一个!”

“真的假的?”李云龙怀疑的看着郑英奇,清秀的样子像个富家公子,能有这能耐?

和尚急了,说:“李团长,我魏大勇一口吐沫一口钉,从来不说假话!”

郑英奇说:“没那么玄乎,那是运气,我就枪法勉强打得准些。”

“看你这文文弱弱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多能耐,”李云龙倒是信了郑英奇的话,但想到这小子毕竟是归国华侨,就说:“我缺个警卫员,你来当我的警卫员?”

当警卫员?

能给这样的前辈当警卫员,郑英奇一万个乐意,可他一想到自己的任务,只能拒绝李云龙的好意,说:“团长,我想去战斗的一线部队。”

“行啊,有出息,那行,你就和和尚去1营找一营长报道,记得给和尚领一身新军服,咱们团现在有货!我可是专门从被服厂带回来了200件新军服呢!”说到这个,李云龙就得意洋洋,他李云龙什么时候吃过亏?

打赢了坂田连队干掉了坂田那孙子,竟然还把我老李发配到被服厂?哼哼,我绣花结束,不带点工钱像话吗?

郑英奇立正:“是。”

……

郑英奇带着和尚领到了新军服后,就去了一营报道,一营长直接将两人安排到了2连2排的4班。

理论上八路军的一个班应该有12人,但理论和实际显然是有区别的——比方说4班,4班现在只有7个人,副班长还处于空缺状态。

晚上,4班长孙大柱主持班会:“咱们欢迎下新同志!郑英奇同志和魏大勇同志,郑英奇同志是从旅部机关下来的,就为了在咱们一线打鬼子,魏大勇同志则是以前中央军72师的,现在……”

班长向班内的战士介绍起了两名新人,然后又挨个介绍班内的战士,最后让两个新人介绍自己的特长。

郑英奇还是比较保守的说:“我没什么特长,就是体能好点,枪法稍微准些。”

魏和尚就老实,说了自己的事,当过十年和尚、在战俘营跑出来的时候,徒手击毙了四个鬼子之类的,听得战士们如痴如醉。

就连班长孙大柱,都羡慕的说:“魏大勇同志,作为革命军人要相互帮助,你明天起,就得负责给咱们班的战士教武术,知道吗?”

魏大勇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

至于郑英奇,因为介绍的普普通通,倒是没让战士们刮目相看。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起来,例行早操完毕后,4班就闹腾的让魏大勇露一手,魏大勇也不客气,直接让五个战士来围攻他,霸气绝伦的表演了一次什么叫特能打,一下子就征服了四班的战士。

“真厉害!”郑英奇和班长孙大柱站在一起,真心的拍手评价着魏和尚彪悍的战斗力,魏大勇打的不过瘾,朝郑英奇说:

“郑英奇,来咱们打一场。”

“我打不过你,还是不打了。”郑英奇摆摆手,拒绝了魏大勇的邀战,倒是让四班的战士对这个来自旅部的小白脸有些看轻,郑英奇也不以为意,依然对每个人像之前一样尊重。

比新兵刚入伍时候对老兵的尊重更甚。

早饭过后,各班在班长的带领下,展开了拼刺刀的训练。

此时距离李云龙接手独立团已经过去了十天,李云龙也对团的训练做出了一定的修改,其中最严格要求的一条就是加大拼刺刀训练。

4班的训练场上,班长站在八人面前,讲述着团里综合下来的拼刺刀要领,并做着师范的动作,讲述完毕后,就开始带领班做起了训练。

一共九个人,但步枪只有五条,郑英奇是从旅部下来自备的三八大盖,班长手里的也是三八大盖,其余的七人只有三条枪,还都是大名鼎鼎的汉阳造,年代基本都在十年以上,剩下的四人包括魏大勇,拿的都是冷兵器矛——很难想象,就是这样装备的八路军,到最后竟然会打败了号称八百万的**!

后来更是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新中**人的风采!

对于拼刺刀,郑英奇完是门外汉中的门外汉,但他非常的好学,再加上本身就有底子在,一上午的训练结束,他竟然练的有模有样,魏大勇都忍不住说:

“郑英奇,你是俺见过最有天赋的人,你要是去少林寺学武,肯定了不起!”

郑英奇笑了笑不说话。

中午吃过以后,是午休时间,午休过后又进入到了训练,拼刺刀训练外,有加了射击训练——所谓的射击训练,其实是瞄准训练,八路军的子弹保有量,根本支持不了他们进行实弹射击,只能持枪进行瞄准,假装自己射出了一颗子弹。

郑英奇非常大气的就将武器借给了战友,自己则拿着木质的三八大盖模型,继续练习拼刺刀,但班长孙大柱关于射击的理论知识并不丰富,到最后郑英奇忍不住说:

“班长,我来给大家讲解下射击怎么样?”

“你?行吗?”孙大柱望着郑英奇,怀疑的说。之前郑英奇可是说过,他的枪法只不过是稍微的准些而已。

“您先听听,我虽然准头一般,但在美国接受过训练,理论知识还算凑合。”

一听郑英奇这么说,孙大柱马上肃然起敬起来,这个时候的人,对文化人都是肃然起敬,更遑论是喝过洋墨水的人。

这行家一出手,自然是就知有没有,随着郑英奇对射击要诀、姿势还有技巧的讲解,四班的战士包括魏大勇,都敬佩了起来,甚至连5班和6班的战士,都挤过来听“郑老师”的讲课,2排长也凑了过来。

最后讲解结束,2排长上前夸郑英奇说:“你小子行啊,好多东西都是我没听过的,但你这么一说,嗨,真有道理!啥话不说了,从明天起,咱们排的射击训练就交给你了!”

郑英奇在这方面丝毫不矫情:“是!”

2排长继续说:“魏大勇,你早上那会我也看到了,以后咱们排拼刺刀训练,你就负责。”

“是,长官!”

“不要叫长官,咱们是革命的队伍,不兴军阀那一套!你叫我排长就行了。”

第一天还没过完,郑英奇和魏大勇就成了2排的宝贝疙瘩,2排长忍不住向其他两个排长炫耀这次自己捡到宝了。

其他两个排长差点酸死,直报怨连长偏心,2连长也是郁闷,早知道这两人这么有能耐,直接留连部多好啊!

后悔死了!

你可能也会喜欢...